台湾艺人高以翔的猝死,将狂飙突进的综艺真人秀节目,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。最新消息,浙江卫视于12月5日宣布,永久停播涉事节目《追我吧》。

说心里话,龚先生早就盼着该节目永久停播、彻底下架,浙江卫视的决定太晚了。出了这样痛心的事,相信到现在还惦记着节目的观众没几个,带血的收视率不要也罢。

高以翔走了,行业内外的反思在继续。

明星够用吗?观众看得过来吗?

央视、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提醒社会关注艺人的安全。艺人们表达着对于艺人群体高负荷工作的忧思。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演员工作委员会呼吁,演艺界同仁要加强防范意识,学会自我保护,珍爱生命,拒绝过度疲劳工作。

在这些反思和提醒之外,龚先生想追问: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真人秀吗?

明星陈伟霆吐槽“录《追我吧》的时候感觉太难了”

现在的真人秀可谓五花八门、遍地开花。举凡相亲、恋爱、文化、旅游、经营、竞速、音乐甚至做菜、带娃,都能拍成真人秀。明星秀完素人秀,电视秀罢网络秀。

真人秀如此汹涌澎湃,甚至让人怀疑:明星够用吗?观众看得过来吗?

想来制作单位认为,真人秀还是受观众欢迎的,广告商大抵也这么认为,否则他们不会投那么多钱。但事实上,面对大同小异的各色综艺,观众反应平淡,真人秀的好日子似乎到头了。

据CSM媒介研究季播真人秀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季播真人秀共播出203档,首播收视率超过1%的季播节目只有16档,收视率超过2%的节目仅有一档,这还得拜托综N代节目勉强支撑。而那些做完一季就无声无息的真人秀,更是不计其数。这和当年《超级女声》收视率动辄过10%的综艺黄金时代相比,不啻为云泥之别。

只有秀,没有真,观众凭什么买账?

真人秀节目当年在中国大受欢迎,是因为它足够“真”,足够新鲜刺激,而且还能传递积极的信号和能量。比如,《超级女声》让平凡人看到了冲破阶层固化、成就卓越的可能性。但后来类似节目蜂拥而上,连学员都不够用了,有些学员在多个节目来回串场,观众自然就没啥新鲜感了。

从起源看,电视真人秀是一种无脚本、非表演的节目形式,节目的走向和情节是靠任务、规则引导出来的,而不是照本表演。对于看惯了电影和电视剧的观众来说,这是另一种刺激和体验。

但如果真人秀背离了这一核心要素,只有秀,没有真,甚至连秀都有脚本,观众凭什么买账?

《追我吧》节目录制搭建的大型户外装置

如今中国的真人秀,总体上越来越不真,越来越追求噱头、刺激、冲突。

在《奇葩说》里,做了二十多年综艺节目的沈玉琳透露,“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真正的真人秀,别傻了,孩子。只要有摄影机的介入,就不会是原来的我了。”他还打了个比方,说经常遇到女艺人说今天我怎么会这么累,昨天喝酒喝到吐,可是一有机器来拍她,问她,你最近的生活怎么样,艺人马上会说,我最近在喝养生茶。

或许因为真人秀节目竞争激烈,大家挖空心思博出位、编故事、制造冲突、制造话题,甚至琢磨如何虐星,观众才看得更高兴。可久而久之,也就成了套路。观众看完哈哈一乐,然后就什么都没了。

真人秀,请慢些走

可叹的是,这一次虐星,竟至酿出悲剧。如此“娱乐至死”,每个人都不愿看到。

如果真人秀节目只是让人哈哈一笑,那它的生命力一定非常脆弱。真人秀也要传递阳光向上的人生态度。比如《奇遇人生》《仅三天可见》等慢综艺,就是让观众看到了人性的美好,才引起了广泛共鸣。

永远给人感觉“没正经”的艺人大张伟,曾经痛彻地说,“我觉得这个会毁了中国所有艺人,他们都没有在做自己发光发热的事儿,所有人的才华都是在做真人秀。”“我不明白一个唱歌的,你们为什么要去关心他会不会做饭、有没有CP、儿子可不可爱,这跟他的业务有关系吗?”

有人说大张伟有点得便宜卖乖,因为他既是歌手,也是综艺达人。但道理是对的,艺人应有自己的本分――唱歌的把歌唱好,演戏的把演好戏,比上不上真人秀,要重要得多。

真人秀可以有,但不必大干快上。

不要因为走得太远,而忘记了当初为什么出发。

真人秀,请慢些走!

来源:工人日报客户端